機器人第二人生

2007年9月22日 星期六

 

近十年的境遇 --明祥

https://bslstories.blogspot.com/2007/09/blog-post.html

陳明祥-2

2003年5月於機關地下室,在我停好車進入前有噴sars清淡藥物,因此滑倒,後腦嚴重撞擊水泥牆,同事緊急將我送醫,在救護車送醫途中意識還算清醒,之後就不省人事,後來所發生的事件,都是家人於事後口述告知。

  接近中午,主治大夫說”這樣下去不行,要緊急開刀放血”,但在進手術房前已休克,醫師遂用電擊急救我,俟有心跳後趕緊送進手術房,手術期間,醫師曾三度開立病危通知給家屬,當時我的家人心急如焚,內心崩潰,哭成一團。

  之後手術還算成功,術後進住加護病房觀察,醫師說三天若未清醒,就要拔管,放棄醫療,可是三天到,我依然未清醒;當要拔管時,家人堅持不要,堅信我會清醒,醫師尊重家屬決定,便未拔管。

  第四天我終於醒了,家人萬分興奮,皆感覺之前的決定、信心是對的,就這樣在加護病房裡住了18天,期間因sars關係,所有空調皆關閉,在家人要求下,醫護人員答應放置一台電風扇讓我涼爽一點。

  18天後轉入普通病房,因怕sars感染,家人寧願借貸,讓我住進單人病房,住院期間,親朋好友皆陸續來關心,期間也申請一位越南籍外勞照顧我,就這樣安心醫療下,一個月後終於可出院了,此時最高興的就是我的家人,皆說是眾神保佑下保住性命,如今安全出院,可說是意外又驚喜。可是好景不常

  出院後回到我的幸福小窩,在妻兒及外勞細心照顧下,我每天不畏風雨到院做復健,機關也給我兩年的公傷假(留職給薪),讓我得以安心養病,因為受此傷,後遺症其多,至今還在飽受其苦。

  因公傷,所以牽涉管理機關賠償問題,期間協調會都由我家人代為出席,管理機關那種惡霸,保住烏紗帽心態下,最後要我家人在國賠或接受與管理機關簽有合約的保險機構賠償140萬,兩項擇一,但管理機關告知國賠要等六年之訴訟,之後不見得成功,若選擇140萬賠償,爾後與該機關無任何關係;最後我家人在精疲力盡下選擇140萬的賠償。

  在受傷後,因有平衡機能失調問題,醫師不准我爾後再持拐杖行走,也基於安全考量下,不准我再開車。天啊,這種改變,我不成了一個廢人;在爾後改以輪椅代步後,處處感覺到處不便,國內的無障礙環境,實在欠缺,此刻也開始體會那些長期坐輪椅的不便。

復健後期,自己告訴自己,”我還要上班,上班後可是無人可幫忙”,在此考量下,請外勞在旁照顧我即可,一切讓我自己訓練自己來,至此似乎一切平常,但於2004年9月,太太受不了爾後的長期煎熬,決定攜子與我分手離婚,我錯愕之餘只能祝福她,簽離婚證書時,我是那麼不願意,但又無奈,又因昏沉,字跡比小一還遭,在她大姊及她好友見證下,結束長達13年的幸福婚姻。

  很快兩年過了,2005年5月恢復上班,在長官及同事關懷下,不再派任重要業務給我,只要我安心於公司養病,等慢慢習慣後,再負責簡單的資訊業務;同時我的外勞偷跑了,理由是原本就沒啥事,現我又已可上班,爾後會更沒事,在此之下,白領我薪水良心會不安,我當時非常生氣,她沒考慮偷跑後果事宜,造成我更大困擾,沒人再照顧外,又要與警察局報案,與保險機關辦理終止,與勞委會解釋偷跑事宜,與仲介公司備案,仲介公司還懷疑我虐待外勞等等。

陳明祥-1

  以上就是我最近10年內的心路歷程,撰寫此文,志不在得獎,更衷心期盼還在悲傷、陰霾中的人,接受未來的”陽光”,在我沈潛兩年中,病痛使我難受,遭遇更使我難過,上班後像行屍走肉,每天下班後就關進房裡,不敢面對現實,恢復上班兩年後的今天,在家人不斷鼓勵下,我終於走出來接受”陽光”,最近報名志工,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,也報名無礙e網的資訊課,希望增強資訊知識,現雖然仍有感病痛,但日子感到更充實、更愉悅,每日都期待每週一次的志工時間;

我要表達的是老掉牙的話,就是先接受自己,別人才會接納我們,整天處於憂傷,怨天尤人,無濟於事,只會讓日子更灰暗更沒信心,期待您的走出。

陳明祥-3

--陳明祥

Loading
網友留言: